存档 九月, 2017

哪一个是真的我

镜子里的人说假话,违心的样子你决定了吗

最近看看书,画画几笔,伪装自己,强制更多的去文艺文艺~

在读《少有人走的路》过半时,发现很多内心矛盾的地方在心理学中是有解读的,而很多状态是常态存在的。

非一般人推动生产力

我是这样看待一件事,认为社会、市场、环境大体是公平的,不排除特殊个例,大概率下公平。那么就是普通人与非普通人两种,故也会是两个梯队体现差距,比如收入水平比如家庭环境等。

事实上,普通人的智商对生产是没有促成进步的,也对应的普通的后端如收入水平。只有非普通人的少数群体,智商对生产起到了作用,因此这部分人也就是看起来光鲜亮丽的群体,因为其对应的后端自然不是普通水平。

然后,普通人与非普通人,一字之别但全然不知智商推动生产不是一日,一时可为,磨练成金的思维模式也许绑定了太多的牺牲与痛。

有没有捷径,一定是有的,做普通人的付出,去尽力接近非普通人的结果,捷径是跟对人,跟对一个非普通人。而要么就选择做个非普通人,这条路上不好走,满是荆棘。

每个人的过渡,都是普通人时的付出与努力,结合成果与天赋才构成的思维模式,靠头脑吃饭,靠智商推动生产是艰辛的。然而在跟人的方式上,也不是简单多少,你能考虑到的一样其余人考虑的更周全,就如在跟之前老板上,我只去一味地努力,付出,是根本不够的要考虑更多因素,当然首选是你的成绩,现在我不得不说还要考虑身边人的心机,这里有些厚黑了,不说也罢。

跟对人亦或许去做非普通人都不是简单说说的要有准备。

无福消受

也许是真的忙起来了,也许是为了躲避烦心事儿而排的忙起来了。这些日子充实的过渡。路演,项目,合作…肩上扛着无数,自己公司也在开办不到两年的日子里叫价A轮到5亿,既兴奋也悲哀。兴奋是在前行,公司80人了,业务线逐渐清晰,现金流良好;悲哀是也许我就是这样的宿命,工作能提起我的兴致,在这条路上别处一无是处。

生日许下的愿望成为泡影,倒是很快,不到一个月。确实感情享受不起,消受不来,那几天心里真的不舒服,以至于带到了工作,带到了思考中,被搞糟的心态让人爆炸一样,还是割弃,面对该去抉择的取舍。毕竟自私的内心最重要的一直没有改变。

泡沫

究竟什么是泡沫呢?以研究金融危机著称的美国著名经济学家金德尔伯格,在其经典著作《疯狂、惊恐和崩溃》中,认为泡沫是难以描述的。按照他的说法,泡沫就像一个美女,你很难定义什么是美女,但是,当一个女孩子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就知道她是不是美女。

在金德尔伯格的著作中,他将泡沫归结于人性的狂热,以及信贷的扩张。他甚至认为,一切泡沫的背后最终都可以归结为信贷扩张。他提出了两个公理:一是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导致通货膨胀;二是信贷快速扩张导致房地产价格泡沫。按照他的观点,泡沫的特性是最终会被刺破,而刺破之后由于恐慌的传染,其杀伤力可能远超想象。

今晚好一个想多了

心情极度差,到父母身边找些活干解忧~

收拾时发现上学时的一些废弃的画、画笔、颜料…

那时候没有钱,大概高中时期吧,用的画材现在都会看不起,而那时画的确那么单纯,那么无忧无虑。现在有钱了,用的一支笔价格可能是那时候几年画材的投入成本,一张纸可能换来整套颜料!然而呢,现在都是在靠画画解压,无尽的忧愁,无限的压力,真不知道归宿在哪里,尽头在哪里。

睡到了9:00am

看了个“病” 钱花了不管是真的治病还是心理作用,睡下了,睡到了晨9点 近期没有过,希望每天可以这样。

心累

也许有一天真的会变成只有摆弄你们的时候才会享有开心与快乐,那就太可怕了。

就自控力还是很相信自己的,也许又会是一场自控力的挑战考验。

渴望

当你坐在摇椅上,凭窗梦想的时候,虽然只有你一个人,你也要渴望。—德莱塞 嘉莉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