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十月, 2017

愿能从容

活着,必须知道究竟想要什么。认清了自己要做的事,并去认真做这些事,获得的自然是和谐的充实而不是为了掩盖一件事而填充的充实。而这种充实会来的平静,我现在做不到。

至于成功,我看待成功只是把想做的事情做好,价值那是你们逼着我拿出来的标准,我自然不喜欢。成功自然不是我衡量自己的最高标准,我的标准是生活幸福,我现在没有。至于名利,我承认经济基础是现实的,但那些渺小的成功其实是失败,就像那摆在柜子里落灰了又重十几公斤的各类证书奖状,一文不值。

而幸福太抽象,不会是一个事实存在,反而痛苦却是事件的存在。愿自己可以从容对待。

天旋地转

烧的我天旋地转了

密码保护:情关难过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疯赌

马来西亚公司今天在我高烧不退的状态下落地了,真是拿上身家性命在赌妳!

我要在这里创造数以千万计的业绩。

关注

拓展自我界限和实现自我完善,需要不断努力。拓展自我界限就跟走路一样,每多走一步或多走一里,都可以逐步对抗与生俱来的惰性,抵御因恐惧而产生的排斥心理。拓展自我界限,意味着摆脱惰性,直面内心的恐惧。而爱则可以给我们勇气,使我们敢于迈向未知的领域,敢于拓展自己和他人的心理界限。

在读心理医生推荐的书—《少有人走的路》

内容还是很好的,心理医生根据话术,从7本读物中最终推荐的一本。比较适合我这种“静”的调整压力的人群。

心智成熟的旅行

反复在思考,其实很多事情自己不是看不明白,不是看不透,只是不愿意揭穿,不愿意去相信。也许像朋友说的那样,被冲昏了头脑。

有的事情其实是藏得越深陷得越深的,如果无法袒露出来就真的要割舍,但如果割舍没了这份信任又如何可以把重任交付出来,这事情太可怕了,就真的成了一场身家性命的豪赌了。

虽然很多事情处理跟思考上很成熟了,但在这方面真的心智真的不成熟,需要想做业务一样进行心智成熟的旅行。

两天没睡,今天又是凌晨的红眼航班,在药店体温计看,发热38.4度,昏昏沉沉的,这些都是自找的怨不得谁。

又一次三连无眠

真的年龄长了,虽然成熟了许多,自控力也随之提升了更多;但依旧度过不了自己的短板,这个也许也是没有机会跟时间锻炼的缘由吧。

 

前天先是一张很在乎的画被糟蹋了,接踵而来的是过分对生病的担心,没有音讯让人太多操心,当一个事情或是人在你看来比自己还重要的时候,根本就没办法控制其的担忧,一夜根本没有办法安稳的入睡。

昨天,简直糟透了,就像烧傻了或者犯大姨妈综合症一样的抽风,导致影响到整夜就没有困意,在床上辗转,坐起来看书又无法静下心来,直到凌晨去写答应别人的论文代码才有了些许的缓解,也许这就是我吧必须忙起来才能相比下舒心。

在去公司的路上,没办法还是拨了上次聊过的心理医生电话,大约陪伴着北二环的拥堵聊到了从西直门驶入机场高速口的时长,算算也有半个与小时吧。心情舒缓了些,其实并不是我们的问题,一个是想多了,一个是太敏感了。根本这就不是情感问题,是在平行线的思考,没有在一条线上或者存在交集罢了。现在的路上怎么可能会再去投入有爱的情感,也不会是纯净的爱,是由不得你去拥有跟享受的。很多事情是不需要有结果的,一定时刻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去追求最想要的唯一诉求,这个不能贪得无厌,也由不得你去贪婪。心理医生还真是一语道破,“一个太想过早拿结果推断,一个又只在乎当前以至于太敏感;一个想着回报,一个又压根没想有什么回报。都该明确自己当前最想要的,而不是馅在这里。导致这个崩塌的尴尬。”踏实奋斗工作吧,其实本没有的事儿。

今天要去处理内心中的另一个问题,之后凌晨起飞的红眼航班又增添了一夜的无眠。

不知道这样的蹂躏跟践踏自己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这也许就是成熟要去面对的烦恼,希望自己的内心也能像伪装后露给外人一样的强大。

荣誉

今天在通州跟律师及合作的影视公司维护关系,到后院找老书时候发现学时的荣誉证书与奖杯都被父母细心地保留着,很钻心的画面。这些在如今不如上厕所的手纸来的实在,却争了抢了那么多年在当时。

满满的一柜子,在如今肯定不会像尊重大衣柜一样去尊重这个柜子,但他们却按年份,按名次的在那里静静的排序好,这是父母的心,我回报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