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八月, 2018

夏天过去秋还没到

从没有人说过八月什么,我出生在8月,夏天在这个月可以被一场雨带走,也可以被一个人带走。

这三年里没做什么牛逼的事情,精神世界一片荒芜,我渴望能再有一个奋不顾身的梦想,可现在的我是懦弱的,我的胸腔里,有颗颤抖跳动哭泣的心,它代替我们,无以伦比地真实的活下去。没人能看到在这幅完好的,得体的皮囊之下,有一颗破碎的正在哭泣的心。

可能这个时间里我最需要陪伴,要强的撑着,依旧不去袒露。长大就是这样吧,经历毫无价值,丝毫没有什么特别,眼睁睁地看着某些东西逝去,但强忍着不喊出来,转过身要硬撑着与人说笑。

看到一个好友朋友圈写到“我对你那么好,你却总这样不冷不热的,可我毫无办法”其实明明是他主动来敲开你的心扉,当你习惯后,他又主动撤走了,又能怎么办。用满脸的灿烂笑容掩盖正在哭泣的心?

成为一个合格的成年人,还想保留下人性中唯一一点天真的美好,是要付出多少代价?无论晴天还是下雨,都没有人会为你停下脚步,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地方,热闹而又寂寥。开始看不清自己的想法,这无法言喻是对生活对自我无奈的迫切,那某一瞬间,束手无策,在盛夏的尾巴感到孤独又寒冷。

现在面对的是三方面,

第一个就是自己,这并不是自我或自私,而是自己并不知道能否应对接下来最糟糕的事;真的这一年来在朋友圈看到因为互联网相关创业者轻生的不是一个两个,认识或打过交道的就有2位了;虽是那种压抑自己的性格,虽然困难并不比他们小,但不会去做这样不负责任的事;我相信即使马上最糟糕的事儿发生,我也可以应对。

第二个就是禁锢住我的人,曾经照亮我让我有目标与动力的美好,你却没有坚定的心,厌倦疲惫去躲闪的人,也许我会因眼前的糟糕失去那个虽时能让自己泛起的微笑。那种骗自己的释怀早已被不争气的眼泪坦白出来。

第三个会是亲情,家人,对他们的面无声色,那种自己承载着事业感情的不顺心还要无从察觉的常态表现。

眼前的一切我只跟一个人无隐瞒的袒露了,还是去相信原本不赞同的那些话,只是可能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心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其他人也不会再有全心全意,害怕受伤也害怕这样无法全身而退。

当卸下这些虚假的荣耀,在一无所有的时候更能看到人的心,更能理解人性的略根性。可就是在一无所有的年纪,遇到了想照顾一生的人。

我特别感谢能让我停下原本要去走的那条不归的路,如果当前的问题用两年后更深的漩涡去解读,我将覆水难收,这个是对我最大的一次帮助,因那个决定让我看清了现在的一切。

担子太重了,我累了,让我卸下这些。

三十五岁生日

生活是苦的😔

食物却能带来一丝暂时的甜😋

我知道那部分是真实的,也知道那部分是虚假的;

但有着一丝的开心,哪怕…

用心经历了这些,看懂很多事儿,但不要拿来揭穿,这不是骗自己,而是…

 

五年 三年 一年

五年前的今天 许下的愿望 似乎实现

三年前的今天 许下的愿望 自己推翻

去年的今天 许下的愿望 化为乌有

去年今天吃的还记得,愿望也深刻,因为是与工作无关的,似曾十余年来的第一次,却离的那样遥远,或是遥不可及。

噩梦中醒来

是的 距离可以无穷

刚从一个噩梦中惊醒了,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抽上了两支烟,我想这夜便是报销了,再也无法睡去。影像里出现过你的第一个噩梦。

听着窗外公路上一辆辆车,压过的声音,该是洒水车泛滥肆虐后的湿地上经过。

所以那些“自然”,“正常”都是主观的,世上有多少人,就应该有多少种“正常”。

我们总是逃离,然后走进下一个困境,做自己真是太累了,我想成为别人。

儿时玩耍的廊楼

儿时跑过的街角,闯祸的胡同,和现已早已没有的裸露着泥土的胡同两侧的一米宽的玻璃弹珠场地……

夏天拉上弟弟,妹妹在这附近上上下下,跑跑闹闹,来这第一次看到过实际的电影拍摄,才知道电视里的都是演出来的。

记忆里的此地并不是画中这样的色彩,黑白陈旧,墙砖破损,落叶杂草占据更多的篇幅。

看到这张绘制的建工医院外儿时的廊楼感触颇多,那时是那样的无忧,简单,快乐……

对我个性格来言,回忆也是一种文学加工。

确实down但我努力克制

那时我盯了屏幕十分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那时我正抽着一根烟,抬头无意形成了一个烟圈,我望着它升起去拥抱屋顶昏暗的灯发出的光圈,它渐渐放大到消迹;这个过程实际是那样短暂,心里却漫长的穿越了一个夏天到另一个夏天的记忆;这就是现实与幻境的重叠交错着,短暂与漫长,忧伤与美好,一个个定格的瞬间。我在blog记录下这个情绪,跟其他的篇幅一样记录着各种各样在跟外界跟自己的对抗。并非无病呻吟,回看也许幼稚但真实。

其实写blog就是在对自己说话,是那时数位绘画教程开始的习惯吧,是习惯便是养成难,改变更难的事情;二十岁那年开始的这个习惯了,把日记搬到了线上,把成长的点滴记录下来,那些有的没的情绪,那些思想变化,那些压力的度过,那些情感的波动。除了可以袒露那些不能与人交流的内心,偶尔可以缓解下面临的压力。这是你们时长说我文艺的内心,写写画画,与不食人间烟火的性格。我们都做过笑话小时候的事,笑这个从小努力学习没时间玩,笑那个整天跑来跑去不学无术。多年之后,这些角色会颠倒,然后再颠倒,直到我们开始接受自己的双重性,我们就这样接纳了大相径庭的信条,接纳了自身的光明与阴暗。

人生嘛,说复杂也复杂,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我”就是在“找”字上面加一“丿”,人生就为找寻这一笔,我们找寻出路,找寻自我,找寻那么大的世界中属于自己的地方,找寻着爱。爱,伤痛却美丽,耀眼却短暂,深刻却通俗,却生生不息难以割舍。

沟通也好,磨合也好,都要记得目的是让彼此的人生更丰富快乐,而不是绑架一个人让她永远不离开。总想着每一件事都为它找一个答案,就会迷失在不确定里,生活中其实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我在隐藏着内心不去袒露,不去烦扰打搅,这是我答应过的,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没办法编一个理由出来,今后再down也便自己压抑着去消化。我不想让我在意的人由于付出或是可怜记得我,因为我真正想要的不是被记得,而是当我想你的时候,你在我身边。

 

 

 

 

密码保护:.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许多念念不忘,只是一瞬;许多一瞬,确实念念不忘。

最美的相遇,不言过往;最好的离别,不问归期。